黄赌毒无恶不作、身中21枪而死的恶棍如何成为NBA球星的图腾和万磁王原型?

黄赌毒无恶不作、身中21枪而死的恶棍如何成为NBA球星的图腾和万磁王原型?

而成为这些抗议的火炬和指引的,无非还是上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家们,比如马丁-路德-金,比如比尔-拉塞尔,也比如马尔科姆-X。

达米安-利拉德在波特兰参与万人抗议的时候,所穿的T恤上有一个大大的字母“X”,还有一副眼镜,这就是他向马尔科姆-X致敬的方式。

至于跟杰伦-布朗(NBA凯尔特人队球星)在亚特兰大参加抗议的马尔科姆-布罗格顿(NBA步行者队球星),干脆跟马尔科姆-X同名了。布罗格顿的祖父曾经在年轻时参与过金博士组织的,他之所以有了这个名字,自然也是为了纪念与马丁-路德-金活跃在同一时代的马尔科姆-X。

这个乍看上去有些奇葩的名字,对于大洋彼岸的围观者来说可能很陌生。但其实,他所代表的文化一直在潜移默化影响着世界。因纪念他而命名的不只有布罗格顿,风靡全球的漫画《X战警》中的“X”,也取自他的名字——虽然在漫画中,马尔科姆-X的象征并非X教授,而是最经典的反派之一,万磁王。

比起主张温和、求同存异的X教授(性格更像马丁-路德-金),万磁王想要反抗到底,率领变种人成为世界的新主宰。而关于马尔科姆-X最著名的理论,就是所谓的“黑人至上主义”。

马尔科姆-X的父亲是浸信会传教士,母亲是他的秘书,并配合他在黑人进步协会的工作,联络媒体通讯。他父亲有四个兄弟都死于白人暴力,而他们一家也因为种族歧视流离失所,被3K党威胁搬离内布拉斯加;定居密歇根后也不断收到威胁。

在密歇根,白人至上组织“黑色军团”盯上了他们。1931年,他的父亲被杀了,据信凶手是白人至上组织成员,但当局却定性为意外,他们一家都没能收到抚恤金。后来,他的母亲精神出了问题被关进精神病院,马尔科姆和他的兄弟姐妹只得被送到寄养家庭。

他在初中成绩还不错,但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因为白人老师告诉他,他想要学习法律的梦想“不是黑鬼应该有的目标”。

成年后,马尔科姆来到纽约生活,黄赌毒无所不涉(马尔科姆曾公开表示自己曾无恶不作,包括吸毒、赌博、盗窃以及拉皮条等等),最终在1946年,他因偷窃被捕入狱。在监狱中,他接触到了“民族”,这是美国黑人成立的宗教组织,主张黑人至上主义,本质上还是种族主义,因此争议很大。

民族的传教内容包括“所有白人都是魔鬼化身”,这种看起来简单粗暴的东西,对当时的马尔科姆来说却有奇效,因为当他回顾自己并不漫长的人生,与白人的所有遭遇竟然都充满虚伪、不公、贪婪和仇恨,“白人都是魔鬼”对他的个人经历而言,竟然是能够成立的。

这份信仰倒是让他彻底放弃了犯罪这条路,只不过,他引来了更高层的关注。1950年,FBI正式对他进行立案调查,因为他给杜鲁门总统寄信表达对朝鲜战争的反对,还在信中宣布自己是“者”。

当时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社会气氛紧张,疑似都容易受迫害,更别提马尔科姆这样的本就可疑的人物了。

那时候,他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姓氏“利特尔”,只叫X了。因为跟无数黑人一样,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谁,所谓的姓氏,不过是以前白人奴隶主赐的罢了。

50年代初期,他帮民族积极扩张,在很多地方都建立了寺庙,每个月都有数百新黑人信徒加入。他找到了人生目标,也找到了人生伴侣结了婚。

1957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堪称马尔科姆的人生转折。民族组织成员希尔顿-约翰逊被两名纽约——他看到警察对另一名黑人使用暴力上前阻拦,结果一起被打了。约翰逊受伤严重,脑部挫伤且出现血肿。

马尔科姆带人前往警局抗议并要求释放被逮捕的4名黑人,结果他们的抗议很快聚集了数百人,警局最终才妥协为约翰逊叫了救护车。

等约翰逊接受完治疗重回抗议现场,数百人已经变成了数千人,马尔科姆一呼百应。

很快,警方就卧底潜入了民族组织进行调查,与此同时,马尔科姆的全国影响力不断扩大,成为媒体红人。纽约市电视台甚至为民族组织做了一期节目,名叫《仇恨引发的仇恨》。

1960年,马尔科姆受邀参加了在纽约举办的联合国大会,在大会上,他又做了一件争议巨大的事:公开与卡斯特罗交谈,后者还邀请他访问古巴。

马尔科姆的所做作为全都在引起白人社会的不安,连全国黑人促进协会等民权机构都不再支持他,将他的教义当作异端邪说了。

1963年9月,万磁王第一次在《X战警》漫画中登场。在二次元世界里,他的骄傲、嚣张和强大引发无数变种人的追随和崇拜,而就在同年马丁-路德-金向华盛顿进军()的时候,马尔科姆也轻蔑地称那是“向华盛顿放屁”(生命的最后两年,在民族的打压下,马尔科姆的立场有所软化,超越了种族界限,不再一味仇视白人,并且与马丁-路德-金实行和解,成为主流的抗争英雄)。

他说自己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黑人对“由白人组织的、在已故百年的总统雕像前举行的活动感到兴奋,而那位总统在世时也并不喜欢我们。”

但在这段时间,他有了一个特别的信徒——卡修斯-克莱,即后来的-阿里。

阿里在20岁那年结识了马尔科姆,视其为精神导师。考虑到职业生涯发展,阿里不敢公开加入民族组织,一直到他击败桑尼-利斯顿,他才敢宣布,结果真的遭到无数知名民权运动领袖的声讨,包括金博士本人。

但阿里与阿尔科姆的友谊并没能维系多久。那时候,黑人内部的矛盾已经逐渐尖锐起来了,马尔科姆因为太过膨胀,在民族内部也被排挤了。尤其是他还揭露被视为传奇的组织创始人伊利亚-有私生子(与多名年轻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信仰不虔诚,导致了严重的报复。

马尔科姆退出了组织,但阿里没有跟他一起。马尔科姆把这看做了一种背叛,两人彻底交恶。两人最后一次见面,马尔科姆还称阿里为兄弟,但阿里没有理会他。

1965年2月,马尔科姆在经过长期死亡威胁后终于被谋杀。他知道民族组织早就蓄谋已久(曾多次遇险,房子也曾被烧毁),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劫,他在曼哈顿的演讲活动里中枪,胸前一共21处枪伤。

后来,黑人之间的屠杀还在继续。1973年,伊利亚-教唆信徒对逊尼派领袖哈马斯-阿卜杜-卡利斯(对马尔科姆影响很深)全家发起袭击,不分老幼全部残忍杀害,而发生凶宅的地点在华盛顿,卡利斯一家所住的豪宅正是“天勾”贾巴尔为他们购置的。

多年之后,阿里也在自传中表达了悔意,他说:“背叛马尔科姆,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错误之一。”

世界已经大变,大部分黑人的绅士已经不像马尔科姆那样悲惨,但能找到出路的仍是少数。

布罗格顿就是身处顶层的少数。他的父母崇拜马尔科姆和金博士,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布罗格顿在极其优越的条件中长大。

这是金博士和马尔科姆-X终其一生都希望看到的愿景,本该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但他们与彼岸的距离实在太遥远了。

或许如今的布罗格顿能靠近一些。毕竟他也有梦想,“我从来没想过开最好的车、或是因为赚了很多钱声名大噪。”他说,“我的梦想是生活得足够舒适,能够去旅行,能够帮助他人,能够看到不同的文化,认识不同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家庭。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

而现在的布罗格顿说:“我会找一些能够影响人们生活的事业,比如留在非营利组织,无论是提供清洁用水还是消除贫困都行。我热爱非洲,我也会继续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他人。”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