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闻频道

CCTV-新闻频道

首先来关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中东之行,普京从26号开始的中东之行共有三站,依次是埃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析人士认为,普京的这次访问是国力正在逐渐恢复的俄罗斯重返中东地区的重要一步。在结束了对埃及的访问后,27号,普京抵达以色列。这是原苏联和俄罗斯元首历史上第一次踏上以色列的土地。

当地时间27号晚,普京抵达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开始对以色列进行为期2天的访问。据悉,普京将与以色列总统卡察夫和总理沙龙举行会晤和会谈,并将参观大屠杀纪念馆,双方会谈的主要内容将涉及俄以关系、伊朗核问题、俄罗斯向叙利亚出售防空导弹以及巴以和平进程等议题。

作为第一位踏上以色列土地的俄罗斯国家元首,普京的到来受到了以色列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中的一个重要群体就是生活在以色列的俄罗斯犹太移民。

以色列的俄罗斯犹太移民:我们很高兴他来访问,我们希望他有机会来看一看我们生活的状况,我们来自俄罗斯,我们非常希望见到他。

其实,这样的疑问并不局限于个别以色列人中,由于此前普京曾答应卖给叙利亚一批新型地对空导弹,在伊朗核问题上又一直帮着伊朗说话,这都引起了以色列的不满和不安。普京此行不仅是为了增进俄以关系,也是消除以色列方面的疑惑。从大背景来看,近年来,在保持与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重要关系的同时,俄罗斯也在努力寻求与以色列关系的改善和发展。不过一直以来,作为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的重要支持者,普京想要获得以色列人的好感,恐怕也要花费一番力气。

美国市场的石油产品价格长期居高不下,这对美国经济造成日益增大的拖累。由于担心油价高涨对美国经济及其政府产生不利影响,布什在一周之内两次就能源问题发表讲线号的讲话中,布什要求新建核电站和炼油厂,以改善美国的能源供应。

布什表示,美国的油价问题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得以解决,但现在是开始解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不过,在对国内小型企业领导人的讲话中,布什承认自己对控制目前的油价毫无办法。

美国总统 布什:我说过,我希望我能有办法(解决油价问题),如果我有办法,我一定会去做的。我说过,油价高居不下,是多年累积起来的问题。

尽管对控制眼前的油价无计可施,但布什政府表示要采取措施,“多管齐下”来稳定市场和保证美国的能源安全。

措施之一就是力推国会通过新的能源法。借油价长期飙升的契机,连续几年难产的新能源法最近总算在众议院以249票对183票获得通过。但是新能源法能否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目前结果尚未可知。

此外,布什政府还大力敦促产油国增加产量,布什最近在会见沙特王储阿卜杜拉时重点谈的就是石油问题。但是布什指出,进口石油绝对不是解决能源问题的根本,美国应减少对外国能源供应的依赖。

布什:要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的根本问题是,继续依赖其他国家来满足我们的能源需求,还是掌握更多的主动权,控制自己的经济命脉。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知道,对于美国来说,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更为重要,这需要建立国家战略。

对此,布什建议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国内能源供应。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没有兴建一座核电站和炼油厂,而同期法国兴建了58座核电站,布什认为现在是美国兴建新核电站的时候了。同时,布什还准备下令能源部同有关地区讨论,利用废弃的军事基地建设新炼油厂的问题。此外,布什还敦促国会批准在未来十年内减税25亿美元,以鼓励消费者购买节能型的混合动力车。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布什的这些措施和建议恐怕对控制近一两年的油价于事无补。首先从实际情况看,要产能不足的沙特在短期内大幅度提高石油出口实在是勉为其难。新能源法案能否通过还需耐心等待,而且即使在阿拉斯加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开采石油的计划得到批准,兴建核电站的建议得到响应,美国市场原油供应也绝非在一朝一夕就能得到明显改善。因此,从目前看,这些措施只是“远水”,解不了美国石油市场的“近渴”。

从20世纪末期开始,非洲一些国家出现的埃博拉出血热引起全世界关注,这种致死率可高达90%的传染病的病原体就是埃博拉病毒。近日,美国科学家宣布,他们的一项新研究揭示了埃博拉病毒是如何侵入人体细胞的机制。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詹姆斯·坎宁等人近日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说,他们通过长期研究发现,埃博拉病毒在侵入细胞的过程中,必须借助组织蛋白酶B和组织蛋白酶L。病毒粘附到细胞表面之后,依靠这两种酶来破开自己的蛋白质外壳,然后病毒将遗传物质注入细胞内部,开始大量复制。一旦这两种酶被抑制,埃博拉病毒也就失去了感染能力。

研究人员进一步发现,用广谱的酶抑制剂处理哺乳动物细胞,就可以显著降低埃博拉病毒的感染力。特别是如果抑制组织蛋白酶B,病毒感染力可以降低到接近零。因此他们判断,在埃博拉病毒侵入细胞的过程中,组织蛋白酶B可能发挥更主要的作用,而组织蛋白酶L相对起辅助作用。

资助这一研究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上述成果评论说,探明埃博拉病毒感染细胞的机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有助于治疗埃博拉出血热这一危险的传染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研究人员 南希· 沙利文: 这一发现是令人兴奋的,因为现在我们面对(埃博拉病毒的)感染者根本束手无策。事实上,只要我们能在短时间内阻止病毒复制,我们就有希望治疗感染者。例如,我们可以一边治疗,一边给感染者注射疫苗,而如果我们的药物能给感染者足够时间,让疫苗在他体内产生抗体,感染者也许就能活下来。而现在 一旦感染(埃博拉病毒),存活几率是非常低的。

上个世纪70年代,埃博拉病毒首先在非洲的安哥拉等国家爆发,此后,埃博拉每隔一到两年都会在邻近地区爆发,引起全世界关注。埃博拉病毒属于丝状病毒家族,感染人体之后会引发严重的出血热症状。迄今,医学界还没有治疗埃博拉出血热的药物,对埃博拉病毒感染细胞的分子机制了解也很少。据悉,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制,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已经进入了临床实验阶段。

早老性痴呆症是困扰不少老年人的一种常见疾病。最近,美国的医学人员在有关早老性痴呆症的医疗研究中获得了新的突破。他们发现,用基因疗法治疗早老性痴呆症,能够收到不错的效果。

两年前,75岁的劳拉患上了早老性痴呆症。而当她在美国加州大学接受基因疗法后,现在病情缓解了不少。

早老性痴呆症患者 劳拉:这种治疗带给人希望,(在治疗后)你的感知能力的丧失速度会减慢。

劳拉是接受这一治疗的八位轻度早老性痴呆症患者之一。在治疗过程中,医学人员从患者身上提取一些皮肤细胞,通过对这些细胞进行基因改造,使其产生一种名为神经生长因子的蛋白质。

研究人员:动物实验证明,这种生长因子能够抑制脑细胞的死亡,并刺激脑部其余细胞的功能。

实验证明,研究人员将这些经过基因改造的细胞植入患者的大脑中后,患者的大脑部生长出了新的脑细胞,一些思维感知能力获得了恢复,脑部活动也比以往活跃。

劳拉的女儿:在治疗前,她的头脑常常很糊涂。我注意到在治疗之后不久,她就说这种症状消失了。

研究人员:我们希望这种疗法能够抑制病情的恶化速度,我们现在努力延长疗程,使患者更够获得更高品质的生活。

研究人员表示,这一疗法如果能够成功地应用到临床之中,会比现有的早老性痴呆症的疗法疗效更为显著。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也在利用科技手段,来帮助早老性痴呆症的患者解决生活中的不便。早老性痴呆症的患者由于记忆力大大减退,外出时容易走失,为此,研究人员推出了一种新型的电子搜索定位装置。

去年,早老性痴呆症患者玛蒂·摩尔在外出时走失。从此杳无音讯。最终,人们在距她的住处只有不到500米的地方发现了她的尸体。这起悲剧对美国亚特兰大的研究人员造成了震动。于是,他们研制出了一种专门针对早老性痴呆症患者的电子搜索定位装置。这种装置的外形犹如一块手表,里面安装有电子感应器,与其相配的这种细细的金属探测器在靠近这种手表时,手表就会像寻呼机一样发出响声,这样一来,当早老性痴呆症患者外出时佩带上这种手表,他们的家属就可以找到患者所处的位置。

据悉,从这种装置投入使用以来,已有1100名走失的早老性痴呆症患者在它的帮助下安全地回到了家里。

水陆两栖车不是个新鲜的概念,但眼下的水陆两栖车几十万美元的身价,对于大多人来说的确是可望而不可及。而最近,澳大利亚的一位设计师设计出了一款低价位的水陆两栖车。

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南部的红岛湾,伯伊德·怀亚特常常驾驶着这辆名为“鸭嘴兽”的汽车穿梭在各个小岛之间,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伯伊德似乎从人们的关注中看到了商机,他打算对“鸭嘴兽”进行改进。

“鸭嘴兽”水陆两栖车设计者 伯伊德·怀亚特:我们这里有5个小岛,每个岛之间也就是1到2公里的距离,事实上,你可以从一个小岛上看到另一个小岛。不过,你只能先坐船到达另一个小岛,然后再换车。现在这款水陆畅通的“鸭嘴兽”,是完美的解决之道。

医生 劳琳达:尽管这里的渡船服务非常完善,但并不总能满足出诊的要求,所以我们不得不借助小船穿梭于小岛之间,有时,这真的非常不方便。

看到“鸭嘴兽”这款水陆两栖车,劳琳达非常感兴趣,她立刻向怀亚特下了一份订单。怀亚特希望将这款车的价位锁定在5万5千到6万澳元之间。

“鸭嘴兽”水陆两栖车设计者 伯伊德·怀亚特:我想让这款车成为水陆世界中的“大众汽车”,所以,我努力让这款车的价位和中档汽车的价位持平,现在我正在朝这个目标努力,简单实用,价廉物美。

据悉,“鸭嘴兽”在水中的时速可达7海里,约合13公里。在路面上的时速可达100公里。每年怀亚特自己可以制造10辆“鸭嘴兽”,现在,他正在和有关方面探讨规模化生产的可能性。

这款“鸭嘴兽”水陆两栖车在水中行驶的样子怎么看都还有些船的模样,而且水上行驶的速度不太快。而下面这款水陆两栖车则不同,因为无论怎么看,它都是一辆车,而且是一辆在陆地和水面都能高速行驶的车。不过,它的价钱可不菲,每辆售价高达15万英镑,约合23万5千美元。

这款水陆两栖车有个很长的名字:吉布斯·阿瓜达·邦德,简称“阿瓜达”,陆地设计时为每小时161公里,水面设计时速达每小时48公里。

阿瓜达汽车车身采用敞篷式+船体式设计,此外,为了保证汽车在水上行驶时,水不会渗入车内,工程师没有为它设计车门,如此一来,要坐进这辆汽车就必须从车身外爬进去。

阿瓜达无论在江河湖泊还是在海上都能穿梭自如,看看它在水面上是如何飞驰电掣的:在汽车入水瞬间,只需按下一个转换控制按钮,车轮就会倾斜并折叠起来。然后车后部的喷气推进装置就开始吸水,并在高压下向后喷出水流推动汽车高速前进。到了岸边,再按下那个转换控制按钮,车轮就会伸出,汽车的燃油发动机随即开始工作。

吉布斯科技公司不惜重金打造阿瓜达,2千万英镑的投入加上70人的研发团队和7年的潜心设计最终研制出了这款水陆两栖车。吉布斯科技公司表示,阿瓜达的诞生标志着多用途汽车时代的到来。驾驶阿瓜达,人们可以体验全新的驾驶乐趣和休闲方式,在拥堵不堪的都市另辟“溪”径,在水上畅游,此外阿瓜达还可以在紧急救助行动中大显神威。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小镇梅特兰,是一个气候宜人、风景如画的地方。但由于它地势低洼,又紧邻着水流湍急的亨特河,从18到19世纪,一直是洪灾多发地区。 1955年春天,一场史无前例的洪水再度席卷了梅特兰镇,给这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梅特兰一度面目全非。现在50年过去了,梅特兰镇究竟面貌如何?当年的洪灾幸存者是否依旧心有余悸呢?

这是1955年拍摄下来的关于亨特河洪灾的画面。尽管半个世纪的岁月已经过去了,但这些景象对洪灾幸存者来说,依然历历在目。

阿尔玛·查默斯 洪灾幸存者:当时(我丈夫)斯坦不在家,我在邻居米歇尔夫妇家里喝茶聊天,突然,我们听到两声巨响,就像是爆炸声,紧接着我们就听到了洪水咆哮而来的声音。

这是今天的蒙特街,查默斯夫妇的家就在这条街上。当1955年洪水来袭时,他们只能站在自己家的屋顶上苦苦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

斯坦·查默斯 洪灾幸存者:当时我们眼看着水越涨越高,淹过了家门前的这座桥,只有栏杆还露在水面上。我对阿尔玛说,如果洪水把我们(从屋顶)冲走,那我们应该会被冲到桥那儿,那样的话你要爬到桥的顶端,死死地抓住栏杆,但不幸的是我们房子散架了。

当时查默斯夫妇的亲人们都以为他们就此死了,甚至在报纸上刊登了讣告。但几天后,他们却奇迹般的生还了。原来,查默斯夫妇被冲到了一段铁轨旁边,靠着顽强的意志,他们一直牢牢地抓住铁轨,等到了救援人员,幸运地活了下来。

据统计,这场可怕的洪水造成梅特兰镇11人死亡,1万5千人撤离,无数房屋被卷走。经济损失高达5亿美元。

随着洪水渐渐退去,漫长而艰巨的清理工作开始了,当地成千上万的矿工成了义务的清理工作者。

吉姆·科默福德 矿工队长:我和我的伙伴们完全就是靠着双手,来进行清理工作。

然而清理任务实在过于艰巨,很多矿工相继倒下,当地政府不得不要求调派军队。在军队和当地人的共同努力下,梅特兰镇终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面貌。但很长一段时间,当地都没有清洁的饮用水。

梅特兰镇退休警官 泰德·卡希尔:当你打开水龙头,流出来都的是泥浆和污水。

在重建供水系统的同时,澳大利亚政府决定,从这一惨痛教训中吸取经验,从1956年开始在梅特兰镇修建防洪工程,并建立应急服务系统。这一系列工程先后花费了3亿美元,目前已完全进入运转。五十年来,梅特兰镇再也没有发生过洪灾。但是,当地人仍然担心,如果灾难重新降临,他们是否能承受自然的考验。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